靖斯在加入半撇私塾前是新闻系的应届生,因为传统媒体不景气,她正在寻求新媒体的岗位。但是求职时因为缺少核心的新媒体营销经验,因此她选择加入半撇私塾,经过短期集训和岗位内推,她在深圳找到了一份月薪7K+新媒体运营工作。

以前每到月底吃土的时候,我都会感激月初一口气充了200块羊城通的自己,这叫未雨绸缪;就如同现在的我,十分感激一个多月前遇到半撇私塾并且努力坚持下来的自己。

说说我的变化吧:在半撇做出的成绩成为我现在去各种面试最大的资本,怎么说呢,面试官最感兴趣的必须问到的就是我的新媒体项目,the news girl,第一个服务于新闻系女生的社群自媒体. 但这还不是我在半撇最大的收获……

故事还得从我为什么加入半撇开始讲起,那会儿我还在南方系某知名报纸的新媒体部门实习,每天都在交选题—被毙选题,写稿—稿子被打回的恶性循环中生无可恋。新媒体笼统地分其实就两大块,无非就是内容+运营,而我是一直坚持“内容为王”的观点。然而当没办法产出优质资源的时候,要么需要给自己充电,要么就是要转变思维了。而半撇私塾则是为我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。

半撇是神,野子是精

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概括半撇私塾的两位导师,我只能给出标题一样的神回复。如果你是一个不甘于眼前苟且的人,你应该也会向往有一份像半撇一样的经历。半撇原名不叫半撇,上大二的时候开始醉心于教育事业,然后休学了。去美国,据说英语太烂被坑差点养不活自己,回来以后在图书馆发奋自学,然后考了口译证。到现在为止,我都不知道他的随身技能包里到底藏了哪些法宝。我只知道他能拍片子,能打代码,能建网站,能搞营销。反正只要他想学的东西,他都能找到最好的资源,然后全心功课,反正做作业的时候“有问题上论坛找半撇”就对了。

野子也是项目导师,更多的时候她扮演“后勤部长”、“秘书部长”、“组织部长”、“心灵导师”,偶尔也会来客串一回“客座讲师”。最后那个有泪点有笑点的毕业典礼,以及我们的神秘大礼包都是出自她手。Anyway,野子会让你感受到那是半撇是一个家,充满仪式感、使命感和满足感。

我讲了一个很烂的故事

在半撇私塾上课的体验就是,上班+抽空看上课视频(记笔记),下班+写作业,周末+线下演说。要说训练强度大,作为一个拖延症星人,我举双手承认,但是如果能按部就班地完成每天的任务量,真的有很高的成就感。

半撇的教学模式是很系统的,每走一步都是为最后的项目制作品集做的铺垫,比如“讲故事”。学了三年的新闻专业,我以为自己对“如何讲故事”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认知,谁知道原来那些好莱坞大片在编剧时都有一套自己的套路。比如,主角必须具备独特性,有欲望,而且人设越复杂越好。

但,如果故事的主角就是自己呢,明明长了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,要怎么去体现冲突性,复杂性。思前想后,我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可塑性,我甚至怀疑一路顺风顺水的自己就是个“没有故事的女同学”。

无奈之下,选了一个连自己也没办法打动的故事——在台湾交换时,我如何在新闻写作课上拿到全班第一……经过半撇的1v1辅导后,我对这个故事进行了润色,比如开头的悬念更加强烈,中间加上了一些心理活动,然而现在回看,这仍然是一个很烂的故事,没有太多的冲突,平谈无奇。

反观我的小伙伴,有的讲了自己如何在各种打击后拿到网易的offer,有的讲了自己如何突破心理障碍向自尊妥协,有的励志到把别的小伙伴感到哭了。至于我,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演讲现在看来真的是It sounds like a shit, even worse.

毕业后我大概会去拉皮条

从第二周开始,我们就开始策划自己的新媒体项目,它可以是一个播客、一个网站、一个公众号、一个头条号。重点是如何头脑风暴根据好奇者模式、专家模式还是搭便车模式找到一个直击内心的idea。说实话,从第一周到第二周,虽然我们也做了一些案例分析这样的转折让人有点猝不及防,谁能在几天的时间内,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,又能创造价值的项目呢?不过半撇会对我们的idea进行分析,并给出十分中肯的意见。

对我来说,冲凉房果然是最好的脑洞输出地。那段期间,刚好中秋节,留守学校的一个同专业女生在群里各种求组队:“跑内环”、“泡图书馆”、“专业密闭读书会”……但应者寥寥,大家都没在学校啊。洗澡的时候,这个点刚好戳中了我。有人想早起,有人想写坚持写日记,有人想学打代码,但是他们没有渠道啊,为什么不专门设置一个专门去搜罗各种互助小组的平台呢?

提交这个策划案上去后,我收到了半撇的回复。他的意见是,做社群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,但是一定要足够垂直,太宽太泛很难handle。半撇一语中的,我马上有了灵感,干脆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和圈子,做一个跟新闻系女生相关的产品。

这是一个线上提供干货、故事,线下举行互助小组、读书会的专门服务于新闻系女生这个社群的公众号。然而它最大的卖点或许不在新闻系女生身上,而是那些对新闻系女生感兴趣的男生身上。所以有同学建议我,干脆建一个俱乐部算了,进会前交一定的会费,可以利用这个平台互相服务。科科,别想歪,当然是指技能输出,互抱大腿。半撇对我的想法十分赞同,他觉得这个十分容易落地,而且很容易做起来。所以,hiahia,这就是我未来拉皮条的第一步啦。传送门:新闻系女生、分享、圈子

我在打代码男朋友在打LOL

有了一个可执行的idea还只是迈出了第一步,鬼知道我们后面还要过五关斩六将。有了初步的项目设计,当然要考虑把它推销出去,所以产品需要有一个着陆页,也就是一个网站。参加半撇有一个非常大的收获就是,得知了一些好用到堪比开挂的软件,比如百度脑图,极简图床,markdown,farbox……几乎每个星期都会解锁一系列的新工具,探索的过程十分有趣。

搭建着陆页最主要部分是构建自己的网站草图,然后把自己的项目内容填充上去,最后用上线了的模板修饰出一个高保真的网站。其中涉及到打代码,这真是逆天又刺激的设计。很多门外汉听到代码应该都是望而生畏的,更何况是文科女,所以大家可自行脑补班群里哀鸿遍野的景象。

其实半撇对代码程序语言的介绍已经足够生动形象,理论上,跟着他的视频一步一步操作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。但重点就在于,真的自己动手会出现好多好多的Bugs.“有问题找半撇”这是一句真理,后来就发展到“有问题上论坛”,再后来就是小伙伴之间“互相抱团”,有的时候,通过自己摸索居然也能解决问题。

打代码的第三周,我有好几个晚上都是待在网吧度过的。并不是因为电脑配置不够,而是呃呃呃……虽然是照葫芦画瓢,但是不知为何我在写html和css的时候就能出现那么多问题,那个时候,真的是把所有能麻烦的程序猿朋友都麻烦了一遍,还有半撇,真的超级nice!!然而最蓝瘦的真相是,明明自己被css语法折腾得酸爽难耐的时候,隔壁的男朋友居然打LOL嗨到飞起,时不时还炫耀自己的战绩,简直是亲生的。

过了打代码这关,感觉天都亮了~~~而真正的大招在“上线了”,一款超级傻瓜好用的网站构建器。做网站,首先要有一个击中用户痛点的slogan,像上线了的就很吸引人“用几分钟就能创建公司主页或个人网站”,接下来就要赔上宣传视频、文案、产品特征、成功案例等等。后来我观察了一下一些公司网页,也不过是这样的套路。

小伙伴都是低调的高手

人脉,是我在半撇收获了另一笔财富。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闪光点,而且个个都很nice,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准入门槛。有的已经是是某传媒集团APP的产品经理,有的和我一样是迷茫但是对知识充满渴望的大四狗,有“掌握着各种小道消息”的娱乐追星狂人,也有想要转战新媒体的商场达人。

我记得,有人能把东北小黄豆卖出花来,有人每节课都能做出很好看的PPT,有人则是一步一个脚印,不断地打磨、优化自己的产品。回头在看,大家应该都收获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,怯场的已经变得落落大方了,不懂得图文搭配的,也已经偷师成功,想做播客的也做出了让人感动的第一期节目。

我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

因为妆会花……在半撇的最后一项任务,也算是额外的赏赐,我们每个人都获得了一次把自己第一周讲的故事拍成片子的机会。对,就是我讲砸了的那个故事。在半撇的提示下,我搬出来自己和母亲互相“相爱相杀”的故事。那天在微信跟半撇提出这个idea的时候,他给我连续回了三个“好”,备受鼓舞的我,开始了自己的纪实创作。拍视频那天,我讲了半个多小时,酸的甜的苦的辣的,一吐为快。然后,我真的有把自己感动到了,如果不是野子本撇都在场,我真的会哭。

回想在半撇的一个月,真是充实又酸爽。每次去做报告,都会看到隔壁创业公司亮着几盏灯,然后我就想,这些人好拼命,周末还要加班。现在的我,面临着校招中大军压境的压力,希望这个城市里会有一盏灯属于我,如果做着一件能让自己充满热血的事情,即便加班也是幸福的!!

本文亦发布于知乎

分享到: